习惯上,总觉得春节过了才算新的一年,而之前的元旦,只是一个短短假期而已。不过元旦一过,明显就能感觉到,周围有一种隐隐地即将过春节的懈怠和骚动。打字的这天,距离农历的新年大约还有29天。元旦即使不算,2018也终于马上就要过去了。

原本上没有计划写类似的东西,不过公司忽然要求写一份年终总结,于是便还是写了。但是呢又觉得心有不甘,不希望自己唯一的一篇总结,全是关于工作内容,还充斥着口是心非。最后决定单独记录一篇吧,也好作为这个发生了不少事情,却又感觉过得飞快的2017做个未完成的句号。

是的,好快啊,感觉一年又是一下子走到了尾。年初我们还在北京,年末已经在杭州半扎了根。不过回想起来呢却又有点恍惚,仿佛北京的日子在不同时间线中,仿佛一个记得很清楚的梦境。

当时我刚从上一家公司辞职,中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而这些不愉快又影响了后续的找工作。想起来大约有3个多月小4个月吧,我都在投简历跑面试,最后却也颗粒无收。一方面很明显的感觉到环境没有之前那么顺畅,好的机会大多在大型公司中,而这样的岗位也是独木桥;另一方面也开始自怨自艾,觉得自己无论能力、性格,抑或是选择和运气上,都太不让自己如意。如此这般,自己就陷入了封闭压抑的困境中。那是我才真正的意识到,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我自己也寄予了许多的期待在工作中。我愈发的发现自己非常的需要获得认同,而且是赢取那些自己觉得有必要去获得的认同。工作继承了我对于认同的期待,同时又由于期待更厉害的认证者,对于工作也生出了更多或许是不切实际的期许。我的性格乖张拧巴,总觉得身边的人都low,眼界狭窄层次不开阔——获取这些人的信任在我自己看来没有意义;那些值得努力的人却又让我觉得高攀不起。于是进入死循环。

这样的死循环并非第一次。这次从中解脱,主要依赖了园园的陪伴。她察觉到我的抑郁,小心的照顾着我的自尊,努力维持相处的气氛。中间我们一起出去吃出去玩,还心血来潮(却又预谋已久)的出去旅游。2017年是我们一起的第二年。我们的相处已经变得非常自然,日常的生活如流水一般,理所应当地运转。但是我常常会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有园园这样的伴侣在身旁。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无法敞开,没法放松的表达自己,说服自己不如放弃找一个伴侣这种念头。然而遇到园园之后这些都发生了变化,往更好的方向。于是在2017年的年末,我们领证了。

回头看2017发生的事情,毋庸置疑的最重大的变化就是从北京回到了杭州。北京的两年生活经历了很多,收获和体会也不少(最大的自然是遇到了现在的妻子)。想起来当时去北京也是基于一个虚无缥缈的念头下的一次冲动的选择。当时觉得自己志不在自己的专业,兴趣只在互联网,然后初步判断了一下杭州、上海、北京的情况,觉得自己喜欢的公司以及有潜力的公司都在北京。「那就去北京吧」,这么想着,两周之后就寄宿到了在还在清华读博(今年终于毕业了,笑)的同学宿舍里。然后在挑三拣四又束手不前的矛盾中投了屈指可数的几分简历,最后幸运的以产品经理/助理的身份进入了第一家公司。回头看来这份工作确实是运气居多,如果我没有写所谓的 cover letter,没有小心翼翼地附上自己的博客地址,没有之前一阵子每天疯狂地看各类国内外互联网资讯、博客(消灭上千条 seed 应该算有点疯狂了吧……)并尝试做一些翻译和摘抄,恐怕不能这般顺利地找到工作。

北京的生活是被工作充满的,工作也定义和划分了生活的各个阶段。在第一家公司遇到了不如意的状态,正在考虑寻找其他机会时,幸运地遇到了园园。接下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感情上的工作上,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