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说不上回忆,一方面过去没多久,另一方面过去也没多久。这回就说说之前合租的室友吧。

在北京的时候和一对情侣一起合租了小两年。女的是北京人,后来听日谈公园小伙子老师关于南北城的口音介绍后回想起来,这位姐们应该是南城人,身材很kuǎi,80%版韩红老师;男的是石家庄的精瘦小伙儿,初次见面头发齐下颚,以为是艺术家。男的也可能是山东的,不过可能性不高,从身材上来看的话。姐们养了一只老狗(非贬义,是真的老)。姐们说她是因为家里不让养狗才出来租房的。期间听他们的只言片语/争吵,隐约了解到他们两个人是在游戏中认识的,然后男方就直接来北京了。

在这两年里面,我不知道他们是靠什么谋生的。我在互联网公司上班,早出晚归,眼见的都是两个人在抽烟玩游戏(游戏是CF,如果有人好奇的话),不动如山,外卖饭盒做烟灰缸。姐们说她之前摆过地摊。但是两年内没也都没见他们出摊过。姐们他们算是二房东,我是向他们租的房,在我来之前他们自己负担了一个90平米的房子。房子的地点在百子湾走到头,所以也不算是太偏僻的地方,价格也不算很低。虽然是二房东,有些时候还得我先交完全部的房租,然后后续他们再给我,倒也从来没食言过。这个租金的来源也是个谜。之前好像有说过投资了什么产品,我一度以为他们是创业成功的传销上线,但是从他们玩游戏的资深程度来看,可能也没法在传销上花特别多心思。

虽然这个姐们有很多迷,不过为人特别亲切和坦荡。我对北京话和北京人的好感一大部份就是来自于她(再次确认,是南城人,没别的意思)。现在已经不在北京,还有点怀念。
说怀念也是有点假,他们两炒菜不行,男方特别喜欢加醋,一炒菜整个房子都有醋味,受不了。从这个角度来说男的可能是山西的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