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的此刻,实质上已经过了2020的第一天,不过晚上的时间总是无法分辨如何过了12点,所以就当作还在1号吧。

前一天晚上,因为一个播客讲到一部电影,电影引起音乐音乐引起回忆回忆引起愁绪,忽然久违的熬夜晚睡。于是乎早上时,带着短暂睡眠还无法带走的残留情绪,以及试图赖床不想要放弃美妙时间的不甘心,在床上装傻赖了一会儿。

另一个值得说的,是久违的因为一瞬间的生气而做了场面不愉快的决定,并实施了它。在家回想时,给自己找了几个理由,一是我不想为别人的认可或者要求而活;二是这是我30岁之前的最后一年,我想要让自己过得敞亮一些,该开心开心,该生气生气,留点少年气(我定义的)。

新的一年开始了,第一天也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两年,总结来说,是话越来越少、表达越来越弱的两年。生活并没有平淡,反而有好多波澜,不过这些片段在肚子里反复混沌了一阵子之后,却没法在键盘或者录音中成章。我有些失去了表达自我的能力。我希望在新的一年中,不至于如此。

而另一个计划,则是找到一个自我认可同时也有价值的事情,开始做并且做出成果。其实是老生常谈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似乎找到了一个方向,不过这个方向我还缺乏积累。那就积累起来吧,动起来吧。冬天很冷,如果不起身,身体只会越发变冷。

就先这样。